S0060 成獸故事

感謝作者黑色魔術師 不吝下筆贈予小站

繁體校譯 克狼

 

中英文名對照:

Alex——亞蘭克斯,種族:Gryphon(獅鷹),希神中,形象為半獅半鷹(鷲?)的怪獸,故事中的人物只屬於類似形象,因為是“不確定”的混血兒。

KevinKev)——凱文,種族:wolf(狼),因為突發變異的關係,從身下來開始就有著一身銀白色的毛皮,因此糟到大多數同族的歧視和排擠,除了那即使是男性也會被迷住的外貌以外,他完全失去了先天的優勢。

KennethKen)——肯尼士(肯),種族:Dragon(龍),幾年前被稱為第一劍士,“龍劍使”,但因為幾乎沒有人知道龍劍使(諧音,“”“”“”)的真名,所以他很容易的讓自己銷聲匿跡,作為一個富裕地主隱居。(設定堙A除了Ken以外幾乎所有龍族都移到其他大陸去了,並且龍劍使失去蹤跡的時候是和龍族的移居同步,所以就沒人知道Ken才是龍劍使)

 

Alston——奧斯頓,種族:Lion(獅),出生平凡,在跟隨Ken前靠著當流浪傭兵混日子,幾年前臣服於Ken,跟隨他做貼身護衛及性奴隸,但沒有後身經驗,如今被當做禮物送給Alex做奴隸。

Chad——查德,種族:Tiger(虎),出生于一個寧靜的小村莊,在一次販賣奴隸的獵人捕獵時被抓,之後被Ken買下,對性並沒有經驗,但曾經親眼目睹過一次Alston用嘴取悅Ken,原本被命令做Alex的侍者,但之後同樣被送給Alex做奴隸。

 

Ryan——萊安,種族:Panther(黑豹),出生于騎士世家,由於大規模的戰爭結束,騎士的需要被降低,Ryan感到很無趣便改做流浪傭兵,因為原本家堳傽I裕,所以沒接到工作的時候到處亂玩,與Ken是舊年好友。

Lesley——雷思麗,種族:Leopard(豹),Ryan的青梅竹馬,很喜歡Ryan,總是喜歡稱Ryan為“老公”,並且很喜歡喝酒,稱號“醉女鬼”。

 

盜竊(十八)——The Feeling()

 

到底怎麼樣啊

銀狼坐在水媢鵀菑v說,之前問Ken的時候他什麼也沒有回答,冷冷的丟下一句“去把你的身體洗乾淨。”就一個人走掉了。

什麼嘛!”

狼人不滿的用腳用力踢水,不禁的對自己忽然問他的舉動敢到害羞(?),然後還要被他反過來命令,何況要洗掉的東西還是他留到自己身上的污漬

 

混蛋,自己留下的東西幹嘛還要別人負責任來清理啊!”

“我想你應該感謝我才對,在被運送跟賣出之前你到底睡了多久,一直都沒有洗過的你可是很臭的哦,”對著銀狼忽然不滿的爆發,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走回來了的龍剛好聽到,“你應該感謝我不計較你的體臭有多濃還抱了你才對。”

 

“你!”

雖然對龍忽然站在自己後面不遠的地方敢到吃驚,但是對他說的話更是因為不能反駁而感到羞恥。

“起來。”

龍人用低沉的聲音發出命令,儘管銀狼不滿,卻還是不得不遵從的站了起來...

只是不想一直坐在水埵茪w銀狼在心堻o樣告訴自己。

 

“那麼不喜歡自己來洗的話,那麼我來幫你但是後果自己負責哦?”

龍走向自己,銀狼對他的話幾乎不能理解,可是當他發呆的時候龍可沒有讓他多餘的思考時間。

 

“唔哈啊!”

銀狼不禁的發出妖豔的呻吟,因為Ken抓住了他的尾巴,然後還用手指忽然插入了他的後穴。

“你不要!”

銀狼想盡辦法阻止龍,但是他卻拿不出力氣,連他的身體都快站不穩而倒在了龍的懷堙C

 

“堶惜]要好好清洗啊。”

龍壞笑著說,手指在銀狼的內部攪動。

 

“唔我自己來做

銀狼微弱的發出地方,卻沒想到龍真的把手指抽了出來放過了銀狼。

 

“要自己來是吧?那麼就好好在我面前做要讓我好好看清楚你做哦?”

真的不是一般的邪惡剛恢復氣息的銀狼不禁的打顫,他到底還能不能逃出這個傢伙的手掌啊從醒來開始就一直都是被他玩弄

 

“喂,別發呆,先把我的手指舔乾淨。”

“呃?”

龍忽然把沾有少許白色物質的手指放到銀狼的嘴邊,這些物體的樣子,氣味銀狼當然知道這是什麼。

可惡自己留下的污漬為什麼還要我來清理銀狼邊無奈的想著,邊伸出舌頭舔掉龍的手指上的白色物質。

 

“乖,好好的讓我欣賞一下吧。”

這個傢伙……

 

****************************************************************************************

 

“唔恩呼唔

淫穢的水聲加上妖豔的呻吟聲,月亮已經在天空上發出光輝,照耀著湖面與湖邊的兩個身影。

 

“就這種水準的話可不能滿足我哦,多用舌頭好好舔。”

龍發出命令,並同時將銀狼的頭按入自己的跨間。

 

“嗚唔唔恩

可惡怎麼會變成這樣

銀狼的長嘴幾乎將龍的下體全部收納下去,長舌也不斷的舔著龍的下體敏感部,嘴邊已經有不少的白色液體沾在毛髮上,發出淫穢的光芒。

 

“恩不錯,作為你今天很聽話的獎勵,好好品嘗吧。”

龍說著,更用力的按住銀狼的頭,在銀狼的嘴媦Q射出今天晚上不知道是第幾發的精液

 

“嗚

銀狼無奈的再次吞下龍的苦澀的液體,已經在一個晚上連續好幾次了,多少也習慣這個口味了

銀狼再次像之前被命令的一樣,在龍結束射精後好好的用舌頭將龍的下體清理乾淨。

 

“恩足夠了,你先洗一下到那邊坐著吧。”

銀狼再清理完後起身,暗自歎了口氣,然後再用手按摩一下自己的下顎。

也難怪,今天黃昏開始做到這種時間,一直用嘴含著那個巨大的兇器,真的很累啊

銀狼自己也都懷疑自己是怎麼渡過來的,不自覺的行動,銀狼順手把嘴邊的白色液體也用手沾起來舔掉做清理。

 

“恩不算難吃

咦?我在說什麼

忽然發覺自己做了什麼,並且剛剛從自己嘴堨X來的話語後,不禁感到羞恥。

剛好這一幕卻看到了龍的眼不看到恐怕都難,因為他就坐在自己前面

 

“看來你很滿意今天晚上的飼料哦?

龍壞笑的說著,可是這個笑臉在銀狼的眼力看起來很欠揍

試問誰不會想揍一個強姦過自己,還喜歡羞辱自己的人

 

“不過我現在已經滿足了,還想要的話等晚點吧。”

現在…?...還晚點….這個傢伙到底有沒有底啊銀狼愣住了。

龍不理會銀狼的反映,站了起來,從旁邊放著的自己的衣物堶戛野X小刀

 

 

嗖—

啪——

水聲將銀狼拉回神,轉頭看向發音源,卻看到龍從水塈滮M拿起,刀身上插著一條不算很小的魚。

 

“恩多少能吃。”

這傢伙打算吃這個?

 

嗖—

 

銀狼留下仍然在捕魚的龍,走向稍微離開了點的馬車。

馬車旁有燃著火堆,一隻看起來很成熟的狼獸人坐早旁邊吃著幹肉。

 

……

銀狼走到火堆旁坐下,因為從他醒來身上就沒有衣物,並且龍也沒有給他任何可以遮掩身體的東西,銀狼只好無奈的夾住雙腿並用尾巴擋著自己裸露的下半身。

就算是這樣還是有被看著的感覺啊

 

“喂,幫我把這些串上放到火邊烤。”

忽然龍的聲音從後面穿來,銀狼不禁的顫抖了一下,接下來的就是五條大小不一的魚被丟到了自己腿上。

 

“為什麼要我做不可?”

銀狼不滿的詢問。

“那就是你不想吃了?”

龍從車里拉出一個布袋,坐在樹下靠著樹反問。

 

“要吃的話我吃幹肉就好

銀狼仍然不滿的抱怨著,可是龍忽然打斷他。

“奴隸沒有選擇吃什麼的權利,能被餵養就應該很感謝了。”

 

我不是你的奴隸!”

銀狼拿起一條小魚砸向龍廢話,既然一定要吃的話至少也要留大的吃。

可是龍不忙不慢的揮手直接把那只小魚打飛到一旁。

“過了今晚你肯定就是了。”

龍從剛剛拿下車的布袋堶戛野X一塊幹肉自己吃。

 

那你乾脆殺了我好了,打死我也不做你的奴隸。”

雖然今天被強迫做了很多但是只要有機會我一定逃走給你看,想要我認你做我主人,想得美。

銀狼小聲的抱怨後,一邊在心媯o誓,一邊亂暴的用削好的木棍貫穿龍給他的魚,放到火邊一定距離的地方烤著。

 

不過剛等他全部拿到火邊烤了以後才後悔,生魚的處理都還沒有做好看來今天的晚餐不會很好吃了

 

可惡!都是你害的,混蛋!

結果銀狼在自己的食物烤熟以前一直用怨恨的眼光盯著正在滿足的吃著幹肉的龍

 

—待續—

 

Back